联系我们

365bet官网_365beat手机中文版

全国服务热线 :

 

公司邮箱:

 

公司地址:

媒体中心

2021嘉义国际艺术纪录像展 重组另世界 - 宝岛 - 中时

来源:http://dede.com作者:张国荣 日期:2022-06-08 浏览:

游本宽作品《台湾新郎》。(摘录自网络) 邱国峻《物忘我》作品。(作者提供) 邱国峻《神游之境》作品。(作者提供) 邓博仁《那天我去外太空旅行》作品。(作者提供) 邓博仁《再见,狐狸》作品。(作者提供)

2021嘉义国际艺术纪录像展拟定了《重组另世界》为今年的活动主题,活动进入最后一周,周日(28日)将放映世界首映闭幕片《踢管》、《物换星移音犹在》。活动艺术总监黄明川在3月20日特地规画了专题论坛《寻找编导式摄影的新世界》,邀请一影像创办人马立群担任主持人,蔡文祥(2020台北国际摄影节总策展人)、邱国峻(昆山科技大学副教授、2018高雄摄影节总策展人)、黄文勇(台南应用科技大学副教授)、邓博仁(台湾科技大学兼任助理教授、2018高雄摄影节策展人)等人与谈。“编导摄影之专题论坛,构筑于今日影像不可轻信的这个基础,加之个人主观于纪录片、短片中的份量持续加重,改变摄影的软件操作及其结果越来越被观众接受,那么时间到了,此一论坛当然成立”,也就是说明黄明川将编导性质的摄影与艺术纪录片并行下,“重组的另世界”。

蔡文祥一开始就表示,编导式摄影(staged photography)是很严肃的议题,具有故事性和舞台背景效果,且需精确的掌握灯光、情境,是创造另一种真实。另一种说法是矫饰摄影(manipulated photography),是指一种对旧有事物做有意图的改变行为,而不是随人性破坏的结果。两者皆具备社会批判、自然环境的再现,拟像取代真实,真实与虚幻相互辩证。当然他也举了70年代刚接触摄影时,带了几个物件,进入一间烧掉的咖啡厅,当作舞台背景,想作出不一样的摄影,“当时也不会想太多什么理论,只觉得这样做很对自己的味”。

笔者以《时间・酵母》系列来说明矫饰摄影对影像的想法,影像中总是反精致、凸显影像的痕迹,做出各种大胆、热情的冒险,如将幻灯片放入发霉的培养皿,让底片发霉后,再将这些霉菌斑翻拍置入影像中,比喻为“时间的酵母菌”,让不可发展的影像时间,往前或往后发展。例如《那天我去外太空旅行》作品,是笔者有一次到云南大理参加国际摄影节回程时,因遇到台风侵袭台湾,不能如期回国,当回到台北后,发现路树都倒了,心情不是很好,于是开著车子想到河滨公园散心,没想到一进公园时,球形的路挡因台风关系,泥泞不堪沾满了烂泥巴。笔者好像看到地球生病似的,于是脑中兴起如果我们再不爱地球,有一天地球将如眼前的景致,颓败不堪。接著,又举了《再见,狐狸》系列中一张作品,来说明什么是编导式摄影。笔者邀请大学生写下他们的愿望、最想留下什么及扮演什么角色等问卷内容并充分沟通后,到北海岸进行拍摄,拍摄时施放狼烟,象征着写给未来的一封信,信的内容都在问卷里,也随著狼烟的施放,让梦想去旅行了。

黄文勇提出当代摄影已经跟电影相互比拟了,我们所常见的电影、戏剧,其实都是透过编导的手法,以缜密思维的规画,建构熟悉的感官世界。通常对现实世界的质疑,企图寻求一种超越性的概念,将原有的现实结构性破坏之后再重组,另外建构一乌托邦理想完美的境界(内心世界)。他例举游本宽的《台湾新郎》、周庆辉《人的庄园》,说明他们借由编导式摄影探讨文化及社会问题,及王建扬《宅境漫游》探讨青春梦幻,何孟娟作品里探讨女性的社会议题。国外的Bernard Faucon、Jeff Wall 等人,则擅长用道具及场景编织另一个梦境。他们两人作品的共通点,每一张摄影作品都像一部电影,色彩浓郁、情节饱满,从来都不仅仅是一张“照片”而已。他们来构造场景、安排情节,再通过影像作为“语言”,赋予作品情绪感和故事性。

邱国峻的影像创作非常丰富,论坛中他分享早期的创作。从日本进口昂贵的真人情趣娃娃,从形象的创建,并取艺名为“佐藤衣麻子”,以摄影的方式将“她”塑造出一个真人的形象参与各种艺文活动 。在过程中他也成立的一个团队,并以伪纪录片的方式将他们如何塑造的过程拍摄下来,想要讽刺当时AV女优来台湾所造成的风潮。紧接著,他以近年来所尝试各类跨媒材之实验作品《神游之境》为例,透过台湾庙会迎神活动所捕捉的画面,再与台湾老一代的刺绣师傅合作,巧妙加入庙会传统的刺绣元素,不仅让作品充满趣味,同时也进一步反思人与神之间微妙的互动。《神游之境》作品只是一张具有“照像式”写实影像的草图,没有恒定视觉元素、影像或情节的负担,这是对作品元素间,相互提升本质作用的结果,是编导式与矫饰摄影的新典范。

最后台下听众提问,在AI时代,将有可能取代人们的一切,就如现在人手一机(手机),人人都可以当摄影家,当一个专业的摄影创作者将如何因应?“无法被取代的是人的脑袋,每位创作者心中的动机”,就如Tim walker、Annie Leibovitz作品中,他们的作品看似繁琐,但灵感总来自生活中,他们认为,每个概念式摄影,都是用最基本,最简单的方法去呈现。

在全球大转变的情势下,我们没理由再坚持所有既成的观点,纪录片的定义亦然。艺术总监黄明川一直提倡的表演艺术影片(去年已经有单元放映),立刻被考虑拿来当专题演讲的主题,“经过与河床的导演郭文泰讨论,他是一位会导舞台剧与拍摄短片的高手,是个经典接口,于是就顺路而上”。而“重组另世界”就是在打破过去的藩篱与界限,思考摄影创作还可以是什么?“创作前须严谨的构思,创作时,是随著当时的心情及想法走,走到哪里就去哪里!”。

(中时 )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