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365bet官网_365beat手机中文版

全国服务热线 :

 

公司邮箱:

 

公司地址:

企业文化

彭斯有可能推翻总统大选结果吗?

来源:http://dede.com作者:张国荣 日期:2021-10-08 浏览:

周二,特朗普总统将其行动升级,谎称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有权在周三国会开会确认选举结果时单方面推翻选举人票,逼迫其推翻候任总统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的选举胜利。 但宪法或法律中没有明确赋予副总统这种权力,与彭斯关系密切的助手承认,他正面临一个政治上的危险时刻,他们相信彭斯会遵循正常程序确认拜登当选。(知情人士称,彭斯周二已经告诉特朗普,他不认为自己有权改变大选结果——编注。) 尽管如此,多数人仍认为,周三对国会山来说将是漫长而混乱的一天——对彭斯来说可能是痛苦的一天——因为特朗普的共和党盟友谋求挑战拜登的胜利,并迫使至少对此事进行三次投票,但预计都会失败。 该程序将检验美国民主中一项长期以来被认为只是走过场的做法:国会对选举人票进行正式计票。届时副总统根据谁的选举票数最多来宣布获胜者,其角色是主持仪式,而不是裁定结果。 但是,尽管特朗普明显输给了拜登,总统和一群忠于他的参众两院共和党人正密谋反对几个州的认证,从而颠覆这一进程。由于票数不占优,特朗普现在正在向彭斯施压,让他主动出手干预推迟投票,或者改变选票使之对特朗普有利。 “副总统有权拒绝通过舞弊手段选上来的选举人,”总统周二发推称。 事情并非如此。 彭斯需要做的只是一项基本的、可能谈不上多有趣的工作:计票。 三周前,选举人团正式投票选举总统,确认了拜登的胜利。但是根据宪法,在最终结果之前还有一个程序要走:由国会对选举人票进行认证,该程序由参议院议长也就是副总统主持。 根据宪法第12条修正案,“参议院议长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全体议员面前开拆所有证书,然后计算票数。” 装有经认证的选举团选票的信封放在两个红木盒子里,送到国会大厦,由副总统主持两院联席会议,检查这些选票是否真实,并清楚地指明谁是获胜者。 修正案还说,“获得选票最多的人将成为总统”,除非双方票数相同或没有人获得多数,在这种情况下,由众议院决定获胜者。 对副总统来说,这份工作有时并不愉快。1961年,夏威夷州派出了两批选举团,刚刚输给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的副总统理乍得·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决定计算民主党一方的选举人票,这扩大了他自己的失败劣势。40年后,阿尔·戈尔(Al Gore)也处于类似境地,在佛罗里达州漫长的重新计票于最高法院结束后,他必须推翻民主党同僚的反对意见,宣布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胜利和他自己的失败。2017年,时任副总统拜登不得不拒绝民主党对特朗普获胜的挑战。 但是,不管这有多么烦人,前美国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法官、著名保守派法律学者J·迈克尔·卢蒂格(J. Michael Luttig)说,彭斯别无选择,只能清点选票。 “没有哪位总统和副总统会——也不应该——把这两件事视为对政治忠诚的考验,”卢蒂格说。“如果其中任何一人打算这样做,他就应当明白,政治忠诚必须屈从于宪法义务。” 国会议员可以提出反对,尽管这一次他们的努力预计会失败。 1887年的《选举计数法》(Electoral Count Act)是在1876年有争议的选举之后通过的,当时几个州派出了相互对立的选举人。根据该法案,有关各州选举人资格的任何争议都应由国会来解决。 如果众参两院至少有一名议员对一州的选举结果提出反对,就必须予以考虑,立即停止联席会议,让议员们回到各自议院就这一挑战进行长达两小时的辩论。然后举行投票,由简单多数来决定是否否决该州的选举结果。这种情况自重建时期以来没有发生过,由于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加之许多参议院共和党人的反对,这样的挑战几乎肯定会失败。 尽管如此,共和党人仍计划迫使至少三张这样的选票被取消,也许更多。阿拉巴马州众议员莫·布鲁克斯(Mo Brooks)曾表示,他将对多达六州的选举结果提出异议;三名共和党参议员——密苏里州的乔希·霍利(Josh Hawley)、德克萨斯州的特德·克鲁兹(Ted Cruz)和佐治亚州的凯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计划至少支持其中一项异议。数十名众议员和11名参议员表示,他们准备投票反对拜登胜选的确认。鉴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对拜登赢下的几个州——包括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的结果提出了质疑,周三可能会出现长达12小时的辩论,以及几张反对票。 特朗普希望彭斯单方面取消拜登的得票。 在特朗普的支持下,众议院共和党人在法庭上辩称,彭斯有权单方面采取行动,在他选定的任何州取消选举人票。但周五,特朗普任命的一名联邦法官驳回了共和党人提出的迫使副总统这么做的诉讼。 “根据宪法,副总统唯一的责任与权力就是如实统计选举人团投出的票,”卢蒂格说。“宪法没有授权副总统以任何方式改变已投出的选票,无论是通过拒绝某些选票,还是其他方式。” 尽管没有证据表明选民舞弊普遍存在,特朗普和他在国会的共和党盟友仍声称,支持拜登的摇摆州的投票结果必须作废。 “我得告诉你们,我希望迈克·彭斯能帮我们解决问题,”特朗普周一晚在佐治亚州为两名在任共和党参议员举行的一场集会上说,这两名共和党人将参与周二的决选,其结果将决定哪个政党控制参议院。“当然,如果他解决不了,我就不会那么喜欢他了。” 如果彭斯否决了足够多的拜登选票,两位候选人可能都无法达到确保选举人团获胜所需的270张票的门槛。 届时,根据宪法规定,各州在众议院的代表都将获得一张选票。这可能对特朗普有利,因为有26个州共和党占多数。 如果彭斯满足了特朗普,这个国家将进入真正的未知领域。 彭斯的助手坚称,他不会按照特朗普的要求行事。但国会民主党人和拜登的过渡团队不愿冒险,正在为各种结果做好准备,包括如果彭斯不遵守规章,可能采取的法律行动。 民主党承认,问题在于这几乎没有先例,因为从来没有副总统试图利用自己的职位来推翻选举。相关的法律未经过实践检验,也从未在法庭上提起过诉讼。但法律专家表示,此举的后果可能对这个国家造成极大损害。 “若是副总统和国会议员试图推翻人民的意愿,而不是妥善清点得到州长认证的选票,将会是违宪和灾难性的,”华盛顿资深律师阿兰·劳尔(Alan Raul)表示,他还补充说,这将开创一个“极其危险的先例”。 “如果众参两院的煽动代表在副总统的唆使下,继续对2020年大选发起完全是前所未有的攻击,我们的民主在未来几年都将被扭曲,”他说。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